雅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星汉灿烂,幸甚至哉 > 157、第157章
    车厢里似乎弥漫起一层静默的雾气, 隔绝了耳目知觉——袁程二人神情茫然, 只五皇子用五彩羽扇遮住下半张脸,露出两只兴奋期待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霍不疑你欺人太甚!”袁慎终于回过神来,随即勃然大怒——这在他迄今二十七年的人生中可谓绝无仅有。

    少商好像看妖怪一样瞪着霍不疑:“你别是疯了吧!”

    霍不疑无惊无怒, 语调自然:“此言纯自肺腑, 少商, 你再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以为她想过了, 然后挑了袁慎。”五皇子笑嘻嘻的摇羽扇。

    少商直着脖子, 怒吼回去:“想什么想, 我从来不用想, 也没什么可想!你将我当做何等样人了,你吆喝一声我就立刻退亲嫁你, 那我当初干嘛另觅郎婿,直接去西北找你好了!”

    霍不疑道:“你心里气我,怎么会去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!”少商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五皇子轻声道:“他自然知道, 不过还是要抢婚。”

    “你你你, 你未免太不将我胶东袁氏看在眼里了!竟敢当着我的面说说说出这等胡言乱语,你简直……简直狂悖荒唐之极!”袁慎气的全身发抖。

    “袁郎官。”霍不疑语气诚挚, “我知道你此时必是气愤难言, 不过万请稍歇怒火, 听我一言。少商与你并非良配……”

    袁慎觉得满都城的勋贵子弟都不会有这等奇遇,自己今天也算长见识了。他冷笑连连:“我与少商并非良配,你与少商就是良配了?真是滑天下之大稽!你当初怎么不去对蜀地僭主公孙氏说‘你并不堪为帝’,看看他是否立刻缴械投降!”

    “其实去年我在檄书中说过这话, 不过公孙氏没听进去。”霍不疑道。

    少商&袁慎:……

    “随后就开战了。”霍不疑补充。

    五皇子躲在羽扇后拼命憋笑。

    “是以如何?”袁慎忍怒,“霍侯莫非也要与我开战!”

    霍不疑忽然笑了下:“我怎会如此,如今我盼你多福多寿还来不及,不然我与少商如何成就姻缘。”

    五皇子插嘴:“袁侍中精通六艺,我曾见过他在演武场参与骑射校练,甚是了得,你们真打起来未必……”他兴奋的不行,觉得今日真是没有白白挤进马车。

    “殿下住口吧!”少商瞪着眼睛,“你这是唯恐天下不乱,当心有兴致看戏没腿去藩地!”她手心发痒,觉得过去五年中打这货打少了。

    五皇子一愣:“为何没腿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会禀告陛下,说都是你挑拨他俩打起来的,看看到时陛下会不会打断你的腿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五皇子唰的将羽扇拍在腿上,怒目以对。

    少商斜眼乜他:“是呀,五殿下明明看见我们三人有话要说,硬是挤上马车,回头您跟陛下说只是碰巧,你看陛下信吗?”

    五皇子面色变了几转,咬咬牙:“好好,你不仁我也不义了……”他朝霍不疑笑了下,“十一郎,有件事你兴许还不知道,我不能看你蒙在鼓里……”

    少商眼皮一跳,心中大叫不好,袁慎犹自不明所以,五皇子已流水般说下去了,“十一郎啊,你知道么,程少商她曾向东海王求过亲?!她让长兄娶她!”

    袁慎脸色一沉,心想这事五皇子怎么知道;少商心中呻|吟,以手捧额。

    五皇子得意洋洋:“怎样?十一郎你没想到吧!程少商她居然会做出这等事来,简直天下奇闻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啊?”五皇子一愣。

    霍不疑面不改色,耐心的再问:“后来怎样。是东海王没答应,还是少商半道反悔了?”

    五皇子呆呆的:“呃,是大皇兄没答应……”

    霍不疑点了下头,侧身凝视女孩。

    少商被看的心发慌,用力挽住身旁袁慎的胳膊,加倍大声道:“五殿下别自以为是了,你以为我怕人家说这事啊!我做的出,就不怕人家说!再说了,这事我早告诉善见了,殿下你别枉费心机了……”话虽这么说,但她的眼神心虚的四下游移,也不知在怕什么。

    “少商,为何你要如此行事。据我所知,你非但不喜爱东海王,甚至颇多非议。”霍不疑神情冷静,半分吃惊羞恼都没有。

    少商哼了一声,强装声势的将头扭开:“此事与你无关!”

    袁慎适才差点被女孩扯倒,幸亏及时撑住车壁;他无奈的看了眼未婚妻,叹气道:“之前淮安王太后身体不好,说要看着少商出嫁才能安心;于是少商就去寻觅婚配人选了。”说着,他还是不满的瞪了女孩一眼。

    霍不疑嗯了一声:“这倒也是。少商是看东海王温和柔善好拿捏,成婚后还能继续服侍宣太后,所以才向他求亲吧。”他虽不曾过少商辩解,然而猜起来竟八|九不离十。

    五皇子对霍不疑的反应大是不满:“十一郎也不说她两句。虽说古人亦有女子主动表白心意的诗歌,可女子终究还是端庄淑雅些的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五殿下适可而止吧!”少商恨恨的瞪过去。

    五皇子视若无睹——其实他俩之间有一桩隐秘,而他笃定程少商不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要责备少商也该我来责备吧。”袁慎冷冷道,“只要我不介怀,五殿下何必枉做小人。”其实这回他倒不反对五皇子抖出这事,说的卑鄙些,他如今巴不得霍不疑对程少商失望。

    “你都被程少商吃定了,哪会责备她!”五皇子哼声,“十一郎,你真的没话要说?”

    霍不疑侧头出神,似乎在想什么:“……臣有话要说。”他转回头,“五殿下,隔了多久少商又向你求亲了?”

    啪嗒一声,五皇子的羽扇重重掉落。三人齐齐心惊,不过各有不同——袁慎是毫无防备的大吃一惊,少商和五皇子则是‘他怎么知道,我谁也没说啊’?!

    五皇子心中发慌,强笑道:“这是怎么说的,十一郎说笑了…呵呵,呵呵…”

    霍不疑静静的看他。

    少商慢慢缩到袁慎背后,谁知被气急败坏的袁慎一把揪出来:“你真这么干了?”

    见未婚妻一脸讨好的傻笑,形同默认,袁慎险些一口气上不来——自从和程少商定亲,他的人生简直日日精彩。

    “少商起初向东海王提亲,应该并未思虑周全。东海王只是表面看起来好相与,实则他性柔而固执,何况嫁他之后麻烦也不少。我猜少商很快就想明白此中关节——幸亏东海王回绝了她,否则她也得事后反悔。”霍不疑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猜到她又向五殿下求亲了?”袁慎问。

    霍不疑睃了女孩一眼:“她这人,行事奋勇直前,不屈不挠,绝不会只为一点点小挫折就偃旗息鼓。既然打算要嫁人,必是要四处找人来嫁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像是夸奖,不过少商不敢笑,愈发低眉顺眼的往袁慎背后缩。

    袁慎暗暗咬牙,恨不能将这不靠谱的死丫头揪出来,先打一顿手板再饿三天饭,背五十遍荀子劝学抄一百遍扬雄法言,好让她知道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!

    霍不疑伸手搭在五皇子肩上,五指微微用力,五皇子立时如中箭的豪猪般叫起来:“哎哟哟…别别,快松手快松手,你再不松手我告父皇去啊…哎哟哎哟,我没答应她,我真没答应她!她打我吓唬我威胁我,我铁骨铮铮,我愣是没答应啊!”

    霍不疑松开些手指,五皇子喘过一口气,再度嘴贱:“……程少商是什么人我难道不知道,真娶了她本王都不知能活多久…哎哟哟,你别捏别捏,好好,是我有眼不识金镶玉,程少商曾和你定过亲,你我又一道长大,我怎能娶她…”

    察觉霍不疑又松开手指,五皇子立刻捡起羽扇,用玉质扇柄用力敲击车壁——他觉得今天真是倒了血霉,果然霍不疑的好戏不是白看的,幼时被修理的种种悲催浮上心头,他想时隔五年,自己也是松懈了才会忘记危险!

    五皇子揉了几下肩膀就察觉到马车停下,不等别人开口,他赶紧跳起来往外冲,嘴里喊着:“不必送了,我已歇息好了,这就骑马回宫去!再会,诸位再会啊,以后有空来我封地,叫我略尽地主之谊啊,好,就此别过…哎哟喂,你们几个混账怎么不扶住本王……”

    说最后半句时五皇子已在车外,似是头前脚后的跌了一跤,并且摔的甚是不雅,然后对他的侍卫一顿怒吼。

    车门阖上,车厢内只剩三人。

    听五皇子适才的嚎叫,袁慎颇觉解气,开始考虑要不要将背后的女孩也交出去让霍不疑教训教训。少商察觉未婚夫眼神不善,卖力赔笑:“我就那么一说,戏耍之言嘛,谁愿意嫁他啊,就是说着玩的,反正也没旁人听见嘛……”

    袁慎深呼吸,决定先御外敌再理内患,于是拱手道:“霍侯明鉴,我知道你对少商知之甚深,既然如此,你也该清楚,少商与我的亲事是她深思熟虑之后决定的,并非如对东海王与五皇子一般的胡闹。君侯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少商在他背后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霍不疑长眉斜飞,凝视女孩,浓褐如晶的眼眸半晦半明:“……有时候,少商说的话,做的事,亦非她心中所愿。”

    袁慎忍气:“君侯这话,未免强词夺理了吧。少商心中想做什么,她自己不清楚,难不成你清楚?”这姓霍怎么不去论经台跟那群老学究打嘴架!

    “也可以这么说。”霍不疑道。

    袁慎气结,少商拍着他的臂膀,安慰道:“我看他是癔症了,你别理他。”

    袁慎诤声道:“君侯狂言,在下万难领受。今日不必再说下去了,诸事到此为止,我与少商这就下车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句句属实。”霍不疑抢言道,他再看向女孩,“涂高山御园中,有一种冷泉虾,少商甚是喜爱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少商忍不住打断道,“那种虾我吃过好几次,并未特别偏爱。”

    谁知霍不疑坚定道:“不,你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我连爱吃什么,自己也不清楚吗?”少商都被气笑了。

    霍不疑转而看袁慎:“少商头一回吃到这种冷泉虾是宣太后在长秋宫设宴,然而翟媪在奉上菜肴前,已对她唠叨过‘这虾甚是美味,偏偏娘娘吃不得,便是偶然沾到也会起红疹’,之后少商再不曾向庖厨要过这种虾。”

    少商不服气道:“那是因为我的确不爱吃这种虾!”

    霍不疑没理她,继续道:“少商对人人都这么说,可袁侍中若细细查看,就不难发觉她的食性。有时翟媪馋口,有时陛下赐我几桶水养的活虾——每当食案上有这种冷泉虾,无论清煮,盐烤,酱渍……少商总能多用好几碗,甚至会将虾汤都拿去拌饭。”说到最后半句,他心头扬起一阵轻悄的疼意。

    车内已是寂静,袁慎怔然,少商也有些愣神,不禁怀疑自己真是这样吗,不过……当年分赐到霍不疑府里的冷泉虾,好像,的确,全进了自己肚子。呃?

    “自己爱食之物主君不爱,这在宫中是常有的事。”霍不疑继续道,“不过寻常人多是两条路。有心机些的,假作隐忍,但会叫别人知道自己是为了娘娘忍耐,顺带能传出贤名;厚道些的则默默忍下,至此不提便是——可少商不一样,她告诉别人也告诉自己,她亦不爱食这种虾。”

    袁慎侧头去看未婚妻。

    他能明白女孩这种深沉隐晦的善意与骄傲,善意是她不愿宣太后因此‘疼惜’她的隐忍,骄傲是她不愿人家以此为缘由来称颂她。

    霍不疑看着少商,一字一句道:“只要是她认为无益之事,她会骗自己骗到深信不疑——她就是这样的傻姑娘。”

    少商避开他的眼神,扭头大声道:“君侯莫要混淆视听,温泉虾与终身大事能一样么——我与善见不会上你当的!”

    袁慎则联想更多。当年,萧夫人慢待亲生女儿,少商不止一次表现出毫不在意,并且所有人都深信如此——所以,其实未婚妻并不如面上表现的那样,‘真的’毫不在意?

    “尝闻霍侯沉默寡言,今日一会,可见世人所言未必属实。君侯虽以武勋立身,如今看来,口才本事更胜一筹。”袁慎缓缓道来,他十五岁起便以辩经博学而名动天下,这些年在论经台与尚书台来来去去,打交道的不是爱争辩的博士儒生,就是心机深沉的权臣显贵。

    如今,最初的震惊退去,他收拾好心情,整肃以对强悍情敌,“然而霍侯再巧舌善辩,却有一处,你怎知少商答应我家亲事,是自欺欺人还是真心诚意?三言两语就想叫对手投诚,君侯未免托大了吧。”

    霍不疑再看少商,淡淡道:“若我的对手真是袁侍中,就好了。”他的对手从来不是袁慎。

    袁慎不解,霍不疑却扣动车壁:“近日朝中为了度田令争执不休,我得回去议事了——程府就在眼前,步行一里路即可,我就不再多送二位了。”

    人家都下逐客令了,袁慎与少商自是赶紧下车。

    站在幽静的市坊北侧,身后站着袁程两府的家丁侍卫,目送霍不疑的玄铁马车走远,袁慎与少商一时无语。

    “这人果然好本事。先出其不意的进攻,将人说的意乱慌张,待对手要发起反击之时,他却利落打断,退避三舍,待来日再计较。正所谓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,如此一番,对手自然落于下风!”袁大公子长袖背手,如同点评战事般评价霍不疑。

    少商望望天,低头:“那个……你要和我退亲吗?”不是她灭自家威风,霍不疑发作起来,都城里没几个人能抵挡。

    袁慎坚定道:“自然不退!之前是我轻敌了。前几日我看他意气消沉,还当他死心了,没想到今日忽然发难。当初你与他有婚约时,我尚想过如何拆了你们,如今怎会退缩!”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?”少商不信,“你居然还打过这个主意!”

    袁慎毫无愧色:“我敢跟你担保,当年你第一回定亲时,霍不疑必定也想过如何拆了你与楼垚。不过是顾忌太多,没动手罢了。”从这个角度来说,他俩倒是同路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是真是惺惺相惜啊!”少商无语。

    “别忙着挖苦我,先想想如何对付霍不疑罢,莫不成你真要改换婚约?!”

    少商面无表情的呵呵两声。

    想起适才完全被霍不疑掌握谈判节奏,袁慎懊恼道:“总之,霍不疑这人真是可恶!”

    少商叹道:“我早和你说过,这人看着不声不响,一张口毒的很!他若想活活气死你,绝不会留你一口气!我以前吃过他不知多少次亏了!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,和五皇子的事怎么没告诉我,害我被打个措手不及!”袁慎玉颜肃色,开始秋后算账。

    少商无奈道:“那阵子听五皇子在那里胡吹大气,什么‘就藩后天高皇帝远,想怎样就怎样’,我一时心动,又闲极无聊,才试探了他几句嘛,当不得真的!”

    袁慎板脸:“婚姻大事岂能玩笑!”

    “好啦,知道啦!”少商道,“也是你不好,跟蔡家磨磨唧唧五年还没完,谁敢把你列入郎婿人选,我当然要另找出路啊!”

    “总之以后什么都要告诉我,霍不疑摆明了要抽空子杀进来,你我应当齐心协力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他会出什么招啊。”

    ——两人面面相觑,一筹莫展。少商想的是无论霍不疑怎么讨好道歉,自己绝不动摇;袁慎却想霍不疑会不会以势压人,暗中打压,不过他袁家也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两人边走边说,直至走到程府巷口,少商忽然想起一事:“诶诶,霍不疑要去议论度田令,难道你没有事吗?”

    袁慎一拍脑门:“咳咳,都被他气糊涂了!明日陛下要开大朝会,我要去大司空府上商讨奏对之事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啦行啦,你先过去吧,都到这里了我自己回家就是。”少商挥手道,“你不是将来要位列三公吗,这么坏记性怎么行!成了,快走吧,我等着做不知哪位公卿的夫人呢!”

    袁慎赶紧跨上侍卫牵来的马,刚起蹄数步又停下回头,只见未婚妻双手负背,很是老成持重的往巷子里走去,他不由得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他想:这辈子自己难得喜欢一个人,总不能因为敌手强大,就双手奉上。他可不愿意像恩师皇甫夫子一般,懊悔半生,然后跑去人家墙下唱歌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1、这次台风给某关所在地也带来很大的影响,是以最近忙了些,十分抱歉。

    2、再次请求,大家不要在文下谈论演员好吗,任何演员都别提了,谢谢。

    -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    感谢投出[深水鱼雷]的小天使:苏曼苏菲 1个;

    感谢投出[浅水炸弹]的小天使:甲乙卯 1个;

    感谢投出[火箭炮]的小天使:伊蝶芙 10个;34318740 2个;31816731、aka潤物、江離、5030907、珍旎 1个;

    感谢投出[手榴弹]的小天使:haomin? 3个;水优、36663021、睡到自然醒、orange、31816731、king、款款而行、辛夷花开柳稍黄 1个;

    感谢投出[地雷]的小天使:龙吟香魂 7个;p 3个;坂田银时、34257621、丽格海棠、小丽、36908767、肉松松、kiko、花骨朵儿 2个;bwwmm、bibi、冰冰的果然冰、红木、珍旎、shirely、23365768、天净无尘、圆嘟嘟、举杯邀明月、嗷嗷嗷很凶、29773850、两棵栀子花树、人间硬菜锅包肉、如梦、传说中的凌波、possibility、36638506、tt、我和神仙有个约会、雨若玲珑、abcdefg、momo、14589587、羽羽毒行、雪海凝香冷、芥舟、咩兔子、几多流云飞、蒙蕾、hiahiaheihei、21619175、大爱西红柿、鱼粉、精靈、红粉佳人、?、queenie、37483089、如意娘、de杰茜8t、raysnow、25995299、青杏小、繁缕、bobo、糯米、21109940、谁把流年暗偷换、西瓜?、大大小熊啊、欢欢喜喜、春泥、haomin?、妞妞牛、33794454、澄镜、hattie0820、叶子、琴的風、蜜丝 ding美容工作室-、薇薇加菲猫、果果、不疑老公是狰 1个;

    感谢灌溉[营养液]的小天使:

    阮阮爱糖果 55瓶;27046890、aqi3926 50瓶;幽冥 44瓶;糖果盒果糖 40瓶;anna20083 39瓶;索娜 38瓶;22336333 36瓶;路过、秋霖、塑料经济学、卷洱淼淼、fafa、leeloo、果果、mzjkj、青青园中葵 30瓶;joey、兔哓六 29瓶;半只老白兔 27瓶;我想背唐诗 23瓶;花渐染、爱爱、人面桃花、律璃、長毛的包、镜子、35994608、余白白白、年少不知愁滋味、zoedududu、張小寧、123没头脑呀不高兴、咕咚来了!、小透明、水中君、青笔 20瓶;zhaoz□□ 19瓶;快乐的懒懒、想吃雪糕、27007762、哑炮007号、31614515、26776344、猫、君尘、吴家大仙、一个相当科学家的女人、申昜、红玛瑙、alice、祥云瑞彩弢迹、月下疏影、ice11、风入松慢、fzq、冯安、oowulala、娇、柊枣、林、浅浅流云、阿蕾蕾、北西、a、卤小胖秘卤热卤151、棉花、gwenlin、琉华、kllj358、有人的许没手、吗咪吗咪哄、三千、28926852、熊猫猫、24801306、银色月华罗、小八子、隔壁小彭、必须的天空、慕秋、猫宋 10瓶;shdoggie 9瓶;冰鱼鱼、无情扣6机器人、天边云 8瓶;不会游泳的鱼、穿高跟鞋的猫 6瓶;瘦肉排骨、端午棕香、suelin、娃娃、瑜玥、谌长星、瓜子、凡朵朵、1382824、学不会游泳的鱼、杏仁哟、菠萝波娃、有范儿的猫、冰雪、橙子czw、骆一锅、我站走马灯! 5瓶;踏雪寻梅、清明、zz 4瓶;27186282、锦瑟明明、团团圆子、2819361、林眠 3瓶;一枕红楼、29727062、sese、putao 2瓶;雨雪霏霏、可人、19579251、生是晋江人、小火、安久、筱梦、419673、29625466、zoey、1076322、lilian、没有想到、蒲扇、去m18、凤歌、黛月儿、木木、你家豚豚、静默颓败、32822636、安详的眉毛子、土木女王、董朵朵 、35245060、泥煤妮玛尼耶耶、兰兰爱漂亮、慕_拂晓、忍者神丹、阿羽、举杯邀明月、云海烟波、莫来兮、丫、等到花儿都谢了、andiwang2333、呱呱、zwylp 1瓶;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