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女传奇 > 第174章周岩的心事
    阿敏成了全家人的保护动物,班不让她去上了,电视不让看,只能到小区里走走,然后看书,听音乐,这让平时好动的阿敏非常不习惯,但有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现在,阿敏开始体会到了做妈妈的辛苦,孩子还没有生下来,就要强迫她自己做出改变。

    为了肚子里的宝宝,她就算是满肚子的苦水,也只能是无奈的叹息。

    周岩这段时间,总是躲避着欧阳白雪,不想跟她过多的照面,更不想陪她看什么电影吃什么饭。

    但欧阳白雪却像狗皮膏药一样,贴在他的身上,撵都撵不走。

    欧阳白雪是公司的重要投资人和合伙人,周岩就算对她有很多意见,也只能忍了,谁说出来惹欧阳白雪生气。

    现在公司正是发展壮大的紧要关头,需要所有投资人通力合作,团结一致,这是冉玲玲告诉周岩的。让他一定要团结好大家,别搞什么内部起哄,伤了公司的元气。

    周岩紧紧记住冉玲玲的话,就算对欧阳白雪有很多意见,也只能憋在心里,表面上对欧阳白雪笑脸相迎,以礼相待,让欧阳白雪错误地以为,周岩对她还是很有好感的,因此她更加大胆的追求起周岩来,让周岩躲都躲不掉。

    周岩喜欢的是冉玲玲,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忘不了心中的初恋,那是藏在他心灵深处的女神,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激励他前进的精神支柱,暗恋的对象。

    冉玲玲其实并不是不知道周岩的心思,只是装糊涂而已。

    而周岩现在迟迟没有向冉玲玲表白,把自己的心事提出来,主要有两种考量,一是自己结过一次婚,已经是个二手货,因此他心里有顾虑,觉得配不上冰清玉洁的冉玲玲。

    二是冉玲玲刚刚经历了那么大的伤痛,周岩不知道他有没有恢复,从伤痛中走出来,所以不敢贸然的去打扰心中女神的平静生活,怕再次惹得她伤心。

    周岩离婚后一直一个人过,他对自己感情的事情不着急,可他的家里人很着急。

    老爸周大树,和老妈刘彩娟为儿子的事情急得都火烧眉毛。特别是刘彩娟,到处托人帮忙,为儿子物色合适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功夫不负有心人,这回张媒婆又来家里提亲,对方是邻村的女孩儿,大学毕业在县城工作,是一名设计师,但张媒婆的话说,人长得相当漂亮,温温柔柔,清丽典雅,对周岩来说,是非常不错的人选。

    刘彩娟儿听张媒婆一说,自然心动了,赶紧打电话给儿子,让他回家一趟,说是家里有急事。

    周岩问家里有什么急事?

    刘彩娟拖着长长的声音说:“你爹他这几天状态不好,我担心他身体有问题,让他去检查他又不去,所以叫你赶紧回来,劝劝你爸,把他弄到医院去检查检查,好让人放心。”

    周岩一听是老爸的问题,不好拒绝,他本来就是一个孝子,对父母的话基本不会反对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以后,周岩安排好了公司的事情,风风火火的开车回到家里,走进院子,却见老爸精神状态很好,现在院子里练太极拳。

    周岩有些狐疑的问道:“爸,你哪儿不舒服呀?看你那样子应该没什么状况吧?”

    周大树瞄了一眼儿子,气哼哼地说:“我有什么状况?屁事没有。都是你妈干的,她让你回来相亲,这回张媒婆给你介绍了一位姑娘,说是漂亮的跟天仙似的。”

    周大树说完继续练自己的太极拳,周岩奔进厨房,对正在厨房忙碌的老妈说:“妈,爸说的话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刘彩娟一边弄菜,易边正在思考怎样对付儿子,把他稳住,于是点了一下头:“对,你老爸说的没错,我让你回来相亲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明说嘞?说我爸生病,你知不知道这样会让我很担心的?”

    周岩想冲老妈发火,但最后还是忍住了,老妈年纪大了,做事欠考虑也很正常,再说她的本意是好的,希望自己早点成家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周妍便将自己心中的火忍了,而是变得很平静地说:“妈,我的事情我知道处理,你老人家一大把年纪了,就别操那么多心好不好?”

    没想到周岩话音刚落,刘彩娟却大声地说:“你都知道你妈年纪大了,为什么还不早点儿成家嘞?好多年前我就想抱孙子,到现在这个愿望还没有实现,我这真是命苦呀!”

    刘彩娟说着说着,竟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眼角也有泪花在闪烁。

    刘彩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,忙停住了说话,卷起衣袖擦了擦眼睛,继续切起自己的菜来。

    周岩站在旁边静静的望着自己的老妈,发现老妈现在年纪大了,情绪竟然比以前更加的波动,于是有些心酸地想到,都怪自己这个做儿子的,婚姻大事处理的不好,一大把年纪了还让老爸老妈操心,说来真是惭愧呀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周严也跟着叹了一口气,尽量压住心中的感情说:“妈我知道,我的事情让你担心了,如果你放心,以你儿子的条件,最后的结局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,但要等到什么时候嘞?你老爸老妈我们年纪大了,身体一年不如一年,可等不起呀!”刘彩娟说着又伤心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老妈情绪很激动的样子,周岩有些无所适从,他张了张嘴,想要说两句安慰老妈的话,可话到嘴边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刘彩娟把菜切完了,她恢复了一些情绪说:“所以嘛,我才托人帮忙,帮你物色好姑娘。这回你张阿姨没让我失望,她介绍了凌晨的女孩阿芳,大学生,人长得很漂亮,在县城设计所工作,我觉得跟你很般配,所以让你回来相亲。”

    周岩听完老妈的介绍,本想拒绝,但知道只要自己话一出口,老妈肯定又会发脾气,而且还会老泪纵横,装可怜,目的就是让自己屈服于她的安排。

    其实周岩你想的没错,刘彩娟儿之所以装出情绪波动很大的样子,一会儿叹气,一会儿流泪,一会儿抱怨,其实就是打苦情牌,让儿子无法说出反对自己的话,最后乖乖的听自己的安排。

    刘彩娟想得到很完美,可她忽略了儿子走远的感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