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魔法言情 > 医仙在上 > 第五十二章 冤家路窄
    楚元阳面上没有丝毫得意之色,心中还记挂着下山一事。

    “你方才说什么来着?数清楚了?”妙长老心情大好,这才想起楚元阳最初跟她说的话:“数清楚了,就报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刚从药圃出来,便与一人撞上了。

    “咝!”

    楚元阳揉了揉刚发育不久的胸口,抬头看向与自己相撞的人影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圆的跟个球一般,胖的出奇,体重绝对不低于两百斤。

    五官什么的,皆被一脸横肉给挤成了一团,到底长的什么模样,很难看清。

    “你走路不长眼睛?”胖子虽丑,但声音却十分甜溺好听。

    楚元阳气笑了,明明是他太胖,走路不灵活,自己撞上来的,这还恶人先告状了。

    胖子见她半天不语,便抬头与她对视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两人均是一愣。

    胖子神色复杂难明,不过眨眼间便移开视线,绕过楚元阳,走进药圃。

    楚元阳还立在原地回想那双似曾相识的眸子,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,但一时之间很难想起。

    甩了甩头,又觉得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她的记忆力一项很好,莫说体积如此打眼易识的胖子,就算是走在人群中的路人甲,只要她见过,就很难忘记。

    许是记错了!

    索性不再去想,朝外门弟子的山头赶去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怎么才来?”刚见到楚元阳的人影,兰香急忙快跑几步迎上去。

    楚元阳无奈道:“今日妙长老因炼药之事耽搁了!”

    兰香小嘴一撅:“听说妙长老为人古板刻薄,姐姐,我看你以后还是别去药圃,换个去处做杂活儿。”

    楚元阳故作板着脸训斥道:“胡说,这样的话,日后休要再说。”

    其实妙长老也没有外界传闻的那般不好,平日里只要做好自己份内之事,多看少言,乖巧伶俐些,妙长老也不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兰香调皮的吐了吐舌头:“我这不是只在你跟前说嘛,在外,我哪敢这般放肆。”

    “楚姐姐,听说妙长老乃是六品炼丹师,你在药圃待着也有些日子了,可有学到一些皮毛?”絮曼音水汪汪的眼睛里带着激动期盼。

    楚元阳知道絮曼音也是炼丹师,对高等炼丹师有着莫名的崇拜跟向往。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:“我在药圃的每日的要做的事就是给草药施肥浇水,以及核对草药的数量,并没有学到什么。”

    兰香跟她一样,成为了外门弟子,只不过没有住在一个院子里。

    而絮曼音运气比较好,被欲青殿的嫣长老选中,收其在门下,成了一名记名弟子。

    因此,她若想去药圃,只能以探望楚元阳或妙长老为由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絮曼音神色黯然。

    她的炼丹术一直停滞在一品阶段,本想进入合欢宗找机会拜高等炼丹师为师,但以她的资质,还没有资格如阮紫凌一般,自己挑选师傅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曼音,再这样那样的,天就要黑了。”兰香抓着絮曼音的胳膊,两边摇晃:“出宗令牌呢?拿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拿到了,拿到了!不过,咱们得在天黑之前赶回来。”絮曼音摸出令牌亮了亮。

    “一定可以赶回来的,不是还有仙鹤嘛!”兰香高兴的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仙鹤是宗门内外门弟子下山采购办事的代步工具之一。

    三人结伴的来到山下的一个集市上。

    集市很热闹,售卖的物品琳琅满目,各式各样。

    兰香的家族还算富裕,因此,买了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絮曼音身为家族中的庶女,并且不得宠,因此,手头上比较拮据,连买东西都是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楚元阳上次获得了刘权跟赖三的所有资产,又得了九头玄蛇任务的报酬,因此,经济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“这位师姐,你这是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正在一个摊位前好奇的翻看功法册子的兰香与絮曼音,被同样出宗采购的宋师妹等人堵住。

    “絮诗云,这就是你常提起的族妹?”宋师妹指着絮曼音讥笑一声道:“一品炼丹师?这也算炼丹师?哈哈哈哈……!”

    “宋师姐,你不知道,她可是气焰嚣张的很,曾扬言日后成为高等炼丹师,把我等都踩在脚下。”跋扈的絮诗云,此刻在宋嘉儿的面前,如同下作的狗腿子,面上满是讨好之色。

    “真有其事?”宋嘉儿扯了一下嘴角,冷哼一声:“哼,一个区区炼气五层修为之人,也敢夸口妄言?”

    絮曼音抿了抿唇,抬头看了几个同门师姐一眼,又迅速害怕的低下头:“我,我,我没有,你休要血口喷人。”

    “宋师姐,她纵使是说了,也不会承认。”絮诗云眼珠一转,继续开口道:“宋师姐,我前些日子和您说的东西,就在她身上。”

    絮曼音顿时面色发白。

    这絮诗云是当真的恶毒,她竟然想挑唆师姐夺走自己的宝贝。

    宋嘉儿面露贪婪之色,斜眼给絮诗云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絮曼音,是你自己乖乖交出东西,还是想让我们亲自动手?”絮诗云似乎找到了靠山般,一脸得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光天化日之下欺负同门,抢夺同门财物,我要告发你们。”兰香如母鸡护崽似的,把抖的跟个小鹌鹑般的絮曼音挡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告发我?哈哈哈哈,我好害怕!”宋嘉儿笑的花枝招展:“莫说此刻不在宗门内,纵使是在又如何?只要不闹出人命,你当长老宗主会管?”

    “速速把东西交出来,不然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!”向师妹对絮诗云所说的宝物,很是好奇,见絮曼音不肯交出宝物,还拖拖拉拉,顿时历声威胁。

    絮曼音死死的咬住唇瓣,双眸蓄满泪水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兰香怒视着众同门。

    僵持许久,宋嘉儿按耐不住,聚灵准备出手。

    楚元阳叹了口气,从一家灵酒铺子中缓缓走出来。

    真是冤家路窄,竟在这里遇上了这个宋师姐。

    “师姐!”楚元阳对着宋嘉儿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宋嘉儿危险的眯起双眸,面上浮出凶恶之意:“是你?小贱人!”

    絮诗云一听,乐坏了,原来这个废物混灵根曾得罪过宋师姐。

    楚元阳忽略掉宋师姐骂人的话,胡扯瞎掰道:“宋师姐,静师姐前些日子还对我说,你为人心胸宽阔,定不会把上次的事放下心上,更加不会为难我,不想,竟在这遇到了宋师姐。”